FRNCier故事盒子 #11 [無業非遊民] 楊宗翰

Posted by FRNCi | 24 November 2015 | FRNCier帶你遊台灣

「旅行是在不熟悉的地方生活。」

【Freegan 是什麼?真正的自由是什麼?】



Freegan 這個詞由「免費」(free) 和「純素食者」(vegan) 組成,是一種反消費主義的生活方式。

「人生而自由。但如果,所謂的自由,只能夠透過不斷的買這個、買那個,才能有資格。這樣子算什麼自由? 」我們生在一個充滿矛盾的社會:房子越蓋越多,有房住的人卻越來越少;食物越種越多,但丟進垃圾桶的卻多過吃進嘴裡的。

宗翰形容現代人被困在社會的牢籠中,遵循著不明所以的社會制度。這樣的觀念解釋了他的「無業生涯」。

還在環島中的宗翰,形容自己「作為一個旅人,以打工換宿的方式體驗各地生活」就是他的生活重心。身分多變的他,有時是課輔老師,有時是農夫。然而不變的是,他不事消費,就這麼搭著便車,一路在旅程上,生活。

【搭便車才開始理解或許一輩子都不會有交流的人】



作為一個不事消費的 freegan,宗翰選擇搭便車上路:「我們一開始都會怕陌生人,覺得路上的人很可怕,很多人可能是你一輩子都不會有交流的人,但交流之後會發現他們都跟社會的既定印象很不一樣!」

宗翰說旅程中最特別的事常常都發生在搭便車的過程中,印象深刻的經驗是曾搭到一位「大哥」的車。大哥劈頭便說:「你知道為什麼我敢載你嗎?因為我什麼大風大浪都見過了!」

接著繼續自己豪放爽朗的笑聲,這才知道原來大哥之前是在暴力討債集團的人:「並不是因為我想逞兇鬥狠才去做,是因為我身邊的環境就是那樣的。」後來被出賣後進了監獄,閒來無事讀了書,才發現世界上竟然存在合法的討債,便開始鑽研法律。出獄後大哥進了借貸公司:「一樣是討債,只是手上拿的東西從開山刀變成文件。」甚至因為過去的經驗與法律知識,讓他很常免費幫債務人做法律諮詢。

「聽到這些故事,然後學著去理解每個人。不是每個在做你討厭的事的人都是壞人!」

我們一開始都會怕陌生人,覺得路上的人很可怕,很多人可能是你一輩子都不會有交流的人,但交流之後會發現他們都跟社會的既定印象很不一樣!

【因為我們都曾是學生】



除了職業 freegan 外,宗翰也是「沙發客來上課」計畫的創始人,當初因為在學校當替代役無法在自家接待外國沙發客,索性就在學校接待他們。

「『沙發客來上課』這個計畫是我的理念的實體化,帶著外國旅客來到台灣偏鄉,陪學生玩,給學生一點想看世界的動機。」他認為這不僅能帶給偏鄉學生國際觀,也可以讓這些外國旅客知道,他們的旅遊過程除了消費之外,還可以付出。

「而且即使文化再怎麼不同,每個人都曾經當過學生。」基於這點,宗翰認為交流互動的雙方會更有共鳴。除了偏鄉學校之外,宗翰也喜歡帶旅人逛逛當地的菜市場,一起煮一頓飯後再一起吃:「我希望帶旅人體驗平凡。」

【人一定要旅行嗎?】

「如果對目前的生活滿意,大可繼續享受其中。但如果覺得生活有那麼一點點缺憾,就上路吧!」這席話來自一個永遠都在旅途上的人。



在一成不變環境中的我們,或許不知道如何彌補缺憾,甚至是沒有查覺到自己的缺憾。難道一旦滿足於目前的生活,就是止步不前了?

或許到一個不熟悉的地方生活,看看別人的選擇,然後或許有一天,你就會豁然開朗。

【文字:許雅媚】【照片提供:楊宗翰】

想和他一起旅行體驗生活嗎?快加入FRNCi吧!
空屋筆記-免費的自由

一份來自空屋雜亂無章的筆記,記錄著著旅程中每位便車以及沙發客的故事,標滿了各式荒謬的現實。然後用紅筆在末頁寫上結論:自由,應該免費。
2012年夏天,在德國丹麥瑞典到處搭便車、沙發衝浪、打工換宿後,來到克羅埃西亞交換,卻搞得沒宿舍住,被帶進廢棄的屠宰場,蒐集木頭、劈柴、生火、煮雪、點蠟燭照明、蒐集被丟棄的物品、食物漸漸地,成為Freegan。2013年10月,雲林農博鳥建築2014年,不定期帶沙發客到學校2015年,想嘗試用禮物經濟在台灣各地生活,想去自然農法的農場、環境友善餐廳幫忙,或是去部落或是偏鄉學校當免費課輔,學習各種逐漸消逝的技能,並記錄各地美麗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