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NCier 故事盒子 #24 [悠遊古今,時空旅人] Kagami

Posted by FRNCi | 13 April 2016 | FRNCier帶你遊台灣

「旅行是去到最遠的地方;碰觸最近的家鄉。」


Kagami在日語中意指「鏡子」。Kagami解釋,日本人的傳統中重視的東西有三: 代表權力、武力的武士刀 ,代表財富的黃金,以及最重要的,代表自省的鏡子。「我很喜歡這個寓意,所以就拿來當作自己的名字。」時時刻刻檢視自己,修正自己前進的方向。


【首都的光與影】

對於Kagami來說,伴他成長的台北卻是一座曾經讓他迷失自己的城市: 「作為首都,全國最想要競爭、最有野心的人都會聚在這裡,競爭之下不停被否定,然後就容易迷失自己的價值。」求學時代一則清大畢業生月薪不到兩萬的報導,讓喜愛文學、藝術領域的kagami覺得無力。「一個理科生都只能得到這樣的待遇,那在文科生薪資普遍比理科生低的台灣社會我又能有什麼大成就?」此後Kagami 對未來感到迷茫,否定自己求學的成果,「我有段時間甚至很深很深的相信,我這輩子就只會是個廢柴。」

「成功的人有兩種,一種是極度自信的人,另一種是像王永慶那樣,怎麼做都還覺得不夠好,極度自卑的人。」Kagami話鋒一轉,談起了成功學。於是自認為是後者的Kagami開始向外探索,進而開啟了屬於自己的旅行。

徒步的速度可以看到更多東西,徒步旅行有其必要性。

【雙腳踩出的世界地圖】

說到旅行你會想到什麼方式?火車?飛機?

「雙腳。」

「徒步的速度可以看到更多東西。」 Kagami問「你從台北往下旅行,火車票你會買到哪裡?」答案不出台中、台南、高雄等直轄市。「但中途新竹、苗栗等等更美麗的農村風情不就都會錯過嗎?還有嘉義的古蹟群與苗栗的客家文化也是非常值得駐足的喔。」所以,Kagami說「徒步有其必要性。」

徒步旅行的品質並不浪漫,浪漫的是流浪漂泊的情懷。曾經在歐洲街頭飽嚐三天未進食的飢餓、也曾在日本的冬夜無數次的凍醒, 「常常都覺得,我撐不下去了。」

老天顯然覺得考驗不夠,Kagami抵達歐洲的第十天行囊就被洗劫一空。「我真的以為我這樣就要回家了,但我上網募了背包和睡袋,竟然就繼續往下走了。」這時候Kagami對自己忽然有了另一個層次的理解「原來我可以要得這麼少。」

更因為有多次瀕死經驗,Kagami在與朋友道別時都格外莊重。「一定要珍惜。今日一別,誰知道此生會不會有再相見的機會? 」與朋友的深深擁抱,告訴彼此活著真好。



「現在的我,可以在下一秒間存活在地球上任何一塊土地上。」Kagami閃耀的眼神裡是旅行所累積起來的,飽滿的自信。

【 文字:許雅媚】【照片提供:李承翰】